美国独立战争中的10个未解之谜

独立战争是美国孩子们从小就要学习的历史知识,一代又一代的人接受着同样的教育,但老师可没办法教给学生所有东西。因为革命中那些最耐人寻味的故事,往往都还没得到明确论证,或许也永远无法得到论证。

10. Jane McCrea

安家美国

Jane McCrea生于1751年,死于1777年,她的离奇故事让人难辨真假。据流传最广的版本讲,McCrea当时正跟朋友们参观,不知怎的突然就让与英国为伍的美洲土著人给包围了,最后惨遭杀害,还被人剥了头皮。当时负责维持部落关系的将军由于担心处罚罪犯会引起土著人的报复,便放走了杀人犯。但据美洲土著人自己讲,McCrea是不小心被火枪子弹射中,不幸身亡。

听到自己同胞惨遭杀害,还给人剥了头皮,当地人立马拿起武器,跟其他势力一道向着英国兵力行进。所以,McCrea的死也成了战争中两大阵营形成的一个契机。

虽然历史学家还不能断定这个故事的真实性,不过历史上确有一个叫Jane McCrea的人。但因为她已经成了一个传奇人物,所以其故事每次为人复述时,都会有新变化。随着时间流逝,故事中的Jane McCrea也被人描述得越来越美好。后期的故事版本说,她同一名年轻士兵订了婚,这名士兵后来发现McCrea之所以遭人剥了头皮,是因为人们把她的头皮看作战利品,所以在树下把她杀了。后来还有版本说,剥下头皮是为了留念。不过,虽然那里确实有一所房子,而且牌子上写着Jane McCrea,但暂时还没发现McCrea在那里居住过的证据。

不管是真是假,这个耸人听闻的故事通过报纸在殖民地迅速传开。一群野蛮人杀害并剥了一个无辜小姑娘的头皮,而英国士兵竟然还更在乎与那些野蛮人的关系,这令读者大怒不已,不仅让人们对美洲土著人产生了不好印象,还给英国人的形象带来了影响。

此后,人们对McCrea的尸体尝试进行过多次恢复,最近的一次是2003年。法医鉴定结果称,未发现McCrea尸体有受伤痕迹,但其头颅却消失得无影无踪,可能是19世纪50年代被盗墓者偷去做了纪念。

9.少将查尔斯·李(Charles Lee)

安家美国

查尔斯·李(Charles Lee)早年是一名英军成员,后来移民至殖民地,1775年获得委任,成为一名大陆军少将。这对他来说是一次很大的晋升,因为新军队里唯一的高级军官就是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

不过,他对新事业的忠诚度和给反叛军造成的损害一直为人所争论。独立战争后期,李因其卓越的军事领导能力、战场上果断的决策力和对自由事业的热爱受到尊敬。一开始,没人对他曾经效忠英军的行为产生过质疑,毕竟他也不是战场上唯一一个从英军队伍转来美军队伍的士兵。

1776年12月,李被英军俘虏,长达两年。这件事没人知道,不过有很多传言。据英国指挥豪将军(British General Howe)讲,李向他们泄露了华盛顿作战策略的机密,还告诉他们如何从美军的薄弱环节下手。长期以来,关于李叛国罪的文件都很保密,战后过了差不多70年才进入公共视线,为人所知。

人们至今还无法断定李到底有没有背叛组织。有人推理说他给英军提供的是假情报,那不过是欺骗豪将军的诡计罢了。1778年4月,李作为战俘被换回,但随后发生的事让他的忠诚度变得更加难测。蒙茅斯郡府之战(Battle of Monmouth Courthouse)中,李在与英军交战时,突然开始撤退,撤退迅速演变为一场溃败,直到华盛顿和军队赶来,在经过与李的一番争论之后接管部队,方才止住败退的颓势。我们很难说李当时的决策是否正确,有一些人觉得他是对的;也不知道他当时到底为什么非要跟华盛顿争论。这次战役后,李被开除军籍,并于两年后逝世,留给世人永远的谜团,他到底是叛徒还是英雄?

8.特工726号和《皇家公报》(The Royal Gazette)

安家美国

乍一听,这个故事脉络清晰,没什么疑团。James Rivington本是一名印刷工,住在殖民地。1773年,他宣布要发行一份周报,涵盖殖民地人民可能需要了解的一切新闻。一开始,他给周刊取名Rivington’s New-York Gazetteer,但不久便更名为Rivington’s New York Loyal Gazette,报头右侧还印着英国盾徽。

不出所料,他的这一行为激起民愤,他也为此不断受到骚扰,被迫坐上英国船只逃离,甚至有愤怒的民众将其肖像倒吊起来以泄愤。1777年,报纸更名为 Royal Gazette。

1783年,这个被所有殖民地恨得牙痒痒的人经营的报行终于关闭了。有传言说Rivington实际上是一名双重间谍,还有人说报纸是他用来传送机密情报的一个工具,间谍们通过购买报纸来获取情报,并将其直接报告给乔治·华盛顿。

虽然这些推理大多都以间接证据为依据,但空穴来风,这些传言似乎也不是完全没缘由的。有一本很有趣但也极具争议的文件,里边揭秘了所有给谋反者工作的间谍姓名,以及他们的化名和代号。文件里,Rivington的代号是726,但却没有化名。所以也有人争论说,这说明Rivington只是个被利益驱使的投机商人,不是间谍。

据马莎·华盛顿(Martha Washington)的孙子讲,Rivington反对独立,他的确是一名双重间谍。但也有批评者指出,马莎·华盛顿(Martha Washington)的孙子爱吹牛说大话,特别是在他觉得有利可图时,更是如此,所以他的话不可信。

还有版本说Rivington1783年还在纽约跟华盛顿会过面,虽然这个事被人一次次提起,但至今仍不知这是真的,还是只是众多传言中的一个。除此之外,Rivington的咖啡屋经常受到英国军官的“光顾”,其资金也来源于有名的间谍组织,这也成为指证Rivington是间谍的又一个证据。

7.伊斯顿医院的“乱葬冈”(Easton Hospital Mass Graves)

安家美国

伊斯顿是宾夕法尼亚州的一个小城,那里人口不到500,但地理位置极佳。它是鲜有的几个可以从宾夕法尼亚州跨越德拉瓦河到达新泽西州的地方;是贮存武器和弹药的据点;那里还有一家整个独立战争期间都开放的医院。

无数的人在这个小镇或医治,或死去,但历史学家无法得到确切数字。很多文献都曾记载有大量军队途径过伊斯顿,还有很多记录显示那里医治过患病和受伤的士兵,但伊斯顿医院的记录大多都已遗失。根据其他地区医院的数据和整个地区的军队人流估算,伊斯顿医院在寒冬目睹的伤亡人数几乎跟其他所有地区医院加起来一样多。

从伊斯顿得到的一些零星记录看,伊斯顿医院里满满都是生病和受伤的士兵,还有疲惫到无力闹事和逃跑的战俘。当时不断有信件抱怨医院脏乱的环境有害健康,但我们仍无法知道整个战争期间到底死了多少人。

基于目前所掌握的证据,我们可以大胆假设有数以千计的人死在了伊斯顿医院,并埋葬在医院附近。但不论是“乱葬岗”还是公墓,至今都没发现其踪迹,也没档案可追溯。战后的伊斯顿缓慢发展,但是伊斯顿墓地却一直没找到。

6.皇家海军舰艇Hussar号的残骸

安家美国

据传,在纽约市东河河底30米左右的地方埋着一些近乎无价的宝藏。1780年,皇家海军舰艇Hussar号载着给驻扎纽约市的英国军队的薪水册驶向港口。但不幸的是,船没能荣耀地成功抵达目的地,而在途中触到暗礁,船身撞出大洞,沉入了河底。除了薪水册,船上还载有一大批战俘,用以交换英国被俘的士兵。当然,还有成箱成箱的金银,驱使着寻宝人两百多年不断探索。不过,人们至今还一无所获。Hussar号沉船的地方靠近”地狱之门”(Hell’s Gate),船身遭到水下一种叫做“壶石(Pot Rock)”构造的严重破坏。据说当时船沉的极快,虽然刚一沉船,人们就立即行动准备营救,但当时的水实在是太危险了。

1819年,人们试图寻找沉船迹象,发现了船只的一些残骸,确定了沉船的位置,但宝藏依旧无音讯,沉船的谜也一直没能解开。2013年,受到桑迪飓风的横扫,二十年多前的部分船只残骸从河底掀起,又激起了寻宝热。其实,这已经不是科研人员第一次利用科技探测Hussar号残骸了,自20世纪80年代起,对Hussar号残骸的探索就有增无减。但是,虽然潜水员们都很自信能找到宝藏,他们却从没成功过。

5.福吉谷(Valley Forge)国家历史公园

安家美国

福吉谷公园的故事可以说是构成人们对独立战争深刻印象的一次事件。美国军队大多本就训练不足、缺乏经验,再加上衣着褴褛、饱受饥饿,士兵们只能在漫长的冬季煎熬。无数的人还没等到为自由而战,就已经在等待中死去。美国革命女儿全国协会(the Daughters of the Revolution)还曾经建立了一座纪念碑,以纪念革命中在福吉谷公园丧生的人。

不过现在,仍没人敢肯定那里曾经真的埋着人,也没有任何记录可以证明人们当时忍饥挨冻。

大多有关福吉谷公园的故事都只能追溯到19世纪,而且故事也大多是家庭成员口口相传,没有当时的书面记录可供参考。到了20世纪70年代,国家公园管理局(the National Park Service)在对福吉谷公园大型考古挖掘项目监管时,发现了大量日常生活用品,但仍旧没有找到墓园的踪迹。考古还发现了鱼骨、马骨和牛骨等,这些牲畜有些是自然死亡,有些则是屠宰以作食物,这一发现与书面记录上对当时军营条件的描述相符。

福吉谷公园曾进行过一次调查,得到多达15个坟墓的可能所在地,但是至今仍没有确切证据辅证这一猜想。回顾福吉谷的过往,也许当时的真实境况并没有我们传言的那么糟。确实,驻扎在那里的士兵缺乏供给,饱受饥饿,但是他们的实际装备和经验要比学校老师告诉我们的强的多。

4.费城的无名士兵

安家美国

费城的华盛顿广场上有一座无名士兵的墓穴。一听“无名”就知道这个故事有点传奇,耐人寻味。纪念碑所在的地方流传着一位逝者的故事,他不为人知,被人遗忘了许久。这里没建成公园之前,本是窑户的一块田地,用来埋葬战争中阵亡的无名兵。人们原来觉得这个地方不吉利,因为卡彭特一家(the Carpenter family)选择在这里自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直到约翰·亚当斯(John Adams)经过这个地方后,人们才对此地慢慢改观。这里见证了战争时期肆虐的传染病和伤痛,由于地区的医院无法容纳所有的伤者、病者和垂死的士兵,所以费城遍地都支起了帐篷。有些人就这样在帐篷里死去,埋葬在那里。1793年,黄热病席卷整个地区,于是这个地方又一次变成了墓地。

19世纪初,这里被改造为我今天看到的公园。之后过了大约一个世纪,这里又矗立起了一座雕像,有人说是用来纪念一位率兵的将领,也有人说是为了纪念死于费城战场的普通士兵们。

直到1954年,考古学家才开始挖掘研究这些无名的遗体。他们先是发现了很多小坟墓,后来才找到了考古最初要找的一座公墓。根据周围地质情况、遗体的年龄(20岁左右的青年男性)和他的死因(头部创伤,疑为火枪所致),考古学家认定该人是独立战争时期的一名老兵。但是,他是为哪方战斗的就不得而知了,因为这块墓地上既葬着殖民地的士兵,也葬着英国士兵。

3.殖民地外国间谍的死亡之谜

安家美国

耶鲁大学学位、法律事务工作、先后与两位富有遗孀结婚,这些无疑都给Silas Deane的身份增添了一丝传奇色彩。Silas Deane任职于大陆会议,身边接触的都是乔治·华盛顿和本杰明·富兰克林这样的大咖。离开大陆会议后,他摇身一变,成了殖民地的一名秘密间谍。

Deane的任务就是游走欧洲,向英国最大的对手法国寻求帮助,他确实做到了。18世纪70年代,Deane借力法国拉菲亚特候爵(the Marquis de Lafayette),征用了上千名士兵和无数的货物和供给,甚至还有一船又一船的武器装备和军火弹药。这些供给及时送往萨拉托加,为提康德罗加堡一战赢取了胜利,也从而赢得了法国的支持,促使法国向英国正式宣战。至此,Deane圆满完成了他的使命。

但是,事不如人愿。在Deane跟法国国王邀功后不久,他就被传唤回费城接受审问,汇报其财源情况和在欧洲的开销。Deane被指控具有不轨交易行径,虽然他为此争辩了一年多,但最后还是遭到驱逐,声望也一落千丈。因为Deane曾在法国树敌,而那些敌人与他的耳目也有交集,所以对他的行径了如指掌。

此后,Deane心灰意冷,颓废不已,他发表文章鼓动回归英国,这一行为成为他事业的终结。他奔赴英国,想要解决自己的麻烦,但这一去之后,事情变得更加蹊跷了。Deane在英国呆了六年,不断游走于这个国家,他想在朋友们的帮助下回到家乡,但最终还是没能回去,死在了起身回美国的船上。有人怀疑Deane是遭人谋杀,为国家做了那么多贡献,最终却还是没能落叶归根。

2.特工355号

安家美国

The Culper Ring是独立战争期间殖民地成立的一个间谍网。之前提到有本书里说James Rivington是特工726号(参照第6条),这本书里还有个更大的彩蛋:一名女特务的传奇故事

所有提到这位女特务的文件都把她称作“特工355号”。她任职于纽约,在战争的很多关键时刻都发挥了重要作用,是她揭发了少将本尼迪克特·阿诺德(Benedict Arnold)的叛徒行径,也正是由于她,陆军少校John Andre遭到逮捕并最终被处决。因为她总能接触到很多有影响力的人物,所以有人猜测她原来可能是托利家族的千金,但是被秘密派遣到殖民地执行任务。据说她收集到的有关英国行动的情报都直接汇报给乔治·华盛顿本人。遗憾的是,她的真名我们至今一无所知。

但是有一件事我们知道,我们猜测她跟The Culper Ring这个间谍网里的另一位特工Robert Townsend有过一段浪漫的爱情故事。1780年,特工355号被俘,抓到了监狱船Jersey号上,在船上,她生了一个男孩,并给宝宝取名Robert Townsend Jr.。生产后不久,她就去世了,所以之后长达两个世纪,她的身份一直都不为人知。但是,她的贡献已经成了The Culper Ring的一段传奇。

1.华盛顿对掘墓盗尸到底持何态度?

安家美国

在独立战争进行之时,另一场革命也悄然而至,不同的是,这是一场“医学革命”。掘墓贼和盗尸人把挖到的尸体卖给医科大学,用以解剖研究。据说,即使是华盛顿的战场上也难免掘墓的厄运,毕竟那里也有很多的革命牺牲者。

1775年,华盛顿颁布法令,表明对挖盗士兵尸体行为的痛恨。那时候,有一座新墓被盗,尸体不翼而飞,人民不断抱怨。墓附近的大陆军医院的一位外科大夫曾在日记中提到过这件事,也有人认为这位大夫跟尸体的不翼而飞脱不了干系。这位大夫的同事也曾说过战争为医疗进步提供了契机,“尸检”的契机。

这位医生叫约翰·沃伦(John Warren),很多传记都曾提到过这件事,他儿子写的传记中,也曾提及此事。这些书中记录了在战场上牺牲却没有亲属安葬的士兵数量,书中还说,挖墓盗尸现象之所以能引起华盛顿的注意,是因为这已经不是个例了。

虽然我们不知道华盛顿到底怎么看待把士兵尸体作解剖用的现象,但可以肯定的是华盛顿清楚地知道这个现象的存在。那时候,盗尸已经成了一项欣欣向荣的商业活动。Paul Revere的儿子John Revere之后还被沃伦家的人派去“帮忙”,以确保解剖学的学生“有尸可剖”。

来源:网络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Sending

Copyright © 2016 安家美国 .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or    

Forgot your details?

Create Account